具往兮

尘寰伴酒以自藉,风流具往兮。

© 具往兮
Powered by LOFTER

【虫蝙】偶然性与必然性(HP AU)


1.

Peter Parker从没有想到自己的勇气,也被他们黑魔法防御课Tony Stark教授称之为鲁莽的情绪会带给他这么大的麻烦。

但是他敢拿梅林的吊带袜保证,他真的只是偶然的。
两个小时以前Peter刚刚安放好自己家的spidyer——他那只叽叽喳喳完全停不下来的姜黄色猫头鹰和他的行李。

当然他和自己的赫奇帕奇好朋友MJ坐在一间,MJ买了相当多的零食,从甘草棒到巧克力蛙,全都堆在桌上,他也相当愿意与Peter分享。

桌上这一堆里也有一部分是Peter的,作为格兰芬多继救世主之后最好的seeker,他的小粉丝总会给他很多的零食。

Peter比较偏爱吹宝超级泡泡糖,那是个消磨时间的好东西。

Peter随手拆开一只巧克力蛙,不幸的是这是他拆到的第三个邓布利多校长,但MJ愿意用一张第一代黑魔王来交换。

Peter舔了舔粘着巧克力酱的手指头,火车上巧克力蛙依然好吃的让人想咬掉手指头。他试图开始在那一堆零食中找些什么继续消磨漫长的旅程。

如果说在一堆五颜六色或者深色的糖果间什么最显眼,一定是一个粉色的还带着玻璃光泽的瓶子。Peter把那个瓶子从零食堆里刨出来,让它露出它的全貌。

那是一瓶爱情魔药。

显然是他的某个疯狂的小女巫塞在零食里浑水摸鱼送到他这里的。

“嗨,Peter,又是谁给你的爱情魔药?”MJ大嚼着甘草棒说话有些含糊不清。

“不知道,也许是某个小姑娘。”Peter耸耸肩,他一般都对这种魔药手足无措。以至于他收了一小抽屉的粉红瓶子了。

“我听说这玩意喝下去的周围都会冒出粉红色的泡泡,而且听说味道会是你最喜欢的味道,每个人都不一样的那种”MJ嘴里的甘草棒被咬的咔咔响。

“你想说什么,MJ?”Peter看着自己的好朋友,一种不好的预感令他的脊椎感到一阵恶寒。

“我是说,也许你该试试,Peter,说不定它意外的美味。”MJ把最后一节甘草棒塞到嘴里,“拿出些格兰芬多的勇气来。”

Peter完全对“格兰芬多的勇气”这种东西没辙,这总让他感到一种责任感,有时甚至会让他觉得自己脖子上红黄条纹的领带重的几乎可以拉掉他的脑袋。

“那好吧,也许,MJ,我试试,是爱上醒来之后第一个见到的人对吧。”Peter咽了口唾沫,打开那个粉红色的瓶盖,眼睛死死的盯着它,“我会去试一试的。”

“希望我醒来第一个见到的是Leez。”

“祝你好运,兄弟。”

粉红色的水汽从瓶口升起,Peter可以清楚的看见空气中的粉色,接着他像饮毒酒那样毅然决然的闭上眼睛,一口气把魔药灌到自己的嘴里。

MJ听说的没错,的确是一种让人喜欢的味道,甚至很像May婶小时候给他烤得派的香味,还有许多他最喜欢的味道,那些在他的舌尖碰撞的。

但是下一秒他却没有那么舒服了,刚才喝毒酒的动作与气势使他被呛到了,他剧烈的咳了两声。

“…咳…咳咳咳”Peter捂着嘴试图控制自己的咳嗽。

“你困吗?”MJ突然想起什么似的看着他,“听说喝完这个很容易犯困。”

但实际上Peter觉得自己像是刚刚喝完一桶麻瓜的强效咖啡,或者听了身上每个地方都活跃的想跳起来。

MJ若有所思的看着他,然后继续咬了一口南瓜饼“看起来好像,这条是假的。”

2.

但那条根本不是假的。

只是生效晚一点而已。

Peter已经完全明白了。

回校之后下午的第一节课是小狮子和小毒蛇们一起上的魔药课,格兰芬多和斯莱特林一起上魔药课仿佛已经成了一个传统。

而另外一个传统则是小蛇必须和一只小狮子同桌并搭档。

Peter虽然不至于像其他的小狮子挣扎的那么厉害,毕竟他有一个斯莱特林的竹马竹马——Harry Osborn,Osborn家的小少爷,他父亲是现魔法部部长。

但是当他刚刚把课本放在Harry旁边时,他们的魔药老师James Gordon一脸歉意的把他叫起来,并让他坐到另外一个叫Bruce斯莱特林的男孩旁边去。

Peter在心里埋怨了一句。

他刚才看见了Bruce旁边有个漂亮的红发斯莱特林小姑娘似乎非常热情的想坐他旁边,而这似乎让那个男孩非常尴尬。

但他现在坐在Bruce旁边也十分尴尬,主要原因都是背后那个红发小姑娘的目光,似乎可以想刺藤一样戳穿他的背。

当然其中也绝对不会少了Harry的份。

但是如果Peter仔细观察的话,几乎有一半的斯莱特林的目光盯在他和他的同桌身上,那些目光的来源甚至包括从矮矮胖胖的尖鼻子小男孩,红发雀斑男孩,个子高高瘦瘦胸口别了个问号别针的男孩,已经各式各样的姑娘们。

他决定盯着两个目光试图去安抚安抚自己的新同桌。

“嗨,你是Bruce对吧,我是Peter Parker,刚才Gordon教授叫我坐过来的,你还好吗?”Peter转过头去熟悉新同桌。

这个叫做Bruce的男孩有这相当细腻的五官,像黑湖一样深邃而漂亮的蓝眼睛与长长的睫毛,还有微微抿住的嘴唇。他的棕色的头发梳成有些成人化的偏分,似乎他还用了些发胶。

Peter觉得自己似乎是闻到了些发胶的味道。

他挺喜欢这个斯莱特林的男孩,并不像其他的小毒蛇那样飞扬跋扈,看起来温温和和的,安安静静的。

“Bruce Wayne。你好,Peter。”Bruce转过来看着他并友好的伸出了手,看起来他似乎并不是对他面前这头小狮子很反感。

Peter有些无措的把手放在Bruce的掌心里,勉强摇了两下算是握手。他感激并在心里给这个新同桌又加了十分。

为了没有学院歧视。

Harry在后面看着他们两个,感觉有个奇特的比喻浮现在脑海里,他们两个就像驯兽师和大狗一样。

“来,伸手”

然后狗狗配合的把爪子放在驯兽师手上。

Peter是相当讨厌魔药课的,就算这个老师再好再温柔再细致,也难以阻止他睡着,尤其是像今天这种理论课。

爱情魔药的催眠作用似乎在这时起了极大的功效,他感到自己的脑袋昏昏沉沉的,睡意驱使着他趴下。

甚至这时Gordon教授才叫他们翻开书而已。

似乎在迷迷糊糊的时候Bruce还拍了拍自己的肩膀想吧自己叫起来?

真是个好同桌。

Bruce的确是个不错的同桌,他甚至在空空的教室里等待着Peter,一直直到他睡醒为止。前提是Peter睡在了他的魔咒课本上,虽然他已经不需要那本课本了。

终于,Peter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

而他第一个看见的人,额,似乎并不是他一直仰慕的那个拉文克劳的姑娘Leez,而是个漂亮的男孩。

这是谁来着?Peter试图挠挠自己的后脑勺慢慢回忆,但是他的嘴却先一步表了态。

他从没有这么憎恨过自己那张“藏了青蛙”的嘴。

“我喜欢你,Bruce,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吗?”

喔,该死的爱情魔药,醒来之后见到的第一个,我应该记住的。

Peter已经开始转换成一张懊恼的表情了。

Bruce可能呆滞在位置上,僵硬的避开我并向我表达一切关于拒绝和恶心的词汇吧,Peter自暴自弃的想,这都是我应得的。

但是这件是并没有发生,有人从他身后把他拉的坐直起来,还不时发出笑声。

“喔,Peter,还有Bruce,恭喜这对新晋的爱情鸟们。”这很明显是Harry的声音。

也很显然这并不是个空荡荡的教室,至少除了他们还有Harry在这里。

早知道醒来时我就向后转头了,至少不会对Bruce这么尴尬,虽然可能给Harry留下一年份的笑料。

Peter是这么想的,但是爱情魔药是他的身子别扭的向Bruce那边靠。

Bruce应该相当不好受了。

3.

但是这又是现实打在Peter脸上一个响亮的巴掌。

他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拼命让自己清醒起来。并狠狠的掐了一把自己。

“Bruce你刚才说什么?”

————请选择布鲁西宝贝的回答————

A.抱歉,Peter。

B.好啊。

———接下来为您跳转结局———

A.

“抱歉,Peter,我不能那样。”Bruce认真的看着Peter的眼睛,严肃的吓人。

也对,这就是应该是正常人的正常反应,Peter舒了口气,果然Bruce还是个正常人。

“但是——”Bruce又开口了,中间零星夹杂着些Harry的窃笑声,“既然你是Harry的挚友,我希望我告诉你些什么。”

Peter突然隐隐约约感到些不对。

“但是请你听完后不要大惊小怪,也不要告诉Osborn先生,我们还没有准备好去面对。”Bruce的语调不急不缓,还带着些变声期少年的发沙。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你应该是第一个知道的。”Harry笑的有些恶劣,“不如先来块南瓜饼?”

他接过南瓜饼咬了一口试图让自己冷静。

但是Peter完全可以明显看出他是为了掩饰什么,对,掩饰他的脸红和不自然,从小他们之间什么没见过?

下一秒Peter从未觉得自己的直觉如此对过。

果然是要发生些什么大事吗?!

Peter只觉得世界在他眼中已经慢成一帧一帧的画面,Harry的指尖到Bruce的指尖的距离越来越短,最后两只手握在一起。

Peter在这个短短几秒的动作中不知一次怀疑自己是不是依然还没有睡醒,并在这个动作结束后一直陷入一种中了统统石化的状态。

“我们在一起了,Peter。”最后还是Harry先开的口打破了沉默。

“也许你听我说过,Wayne家和Osborn家是世交,还有一些商业上的原因我们能经常见面达成友谊,再然后就是约会和恋爱了。抱歉我之前没有告诉你Peter。”

Bruce偏头看着Harry专注而温柔,在他的小毒蛇说完之后拉着Harry在Peter面前来了个亲吻。

“你会祝福我们吧,Peter?”Bruce看着他的眼睛问。

这是个必然的结果。

当然会的。

但是心里却像堆满东西的有求必应屋,乱糟糟并且莫名空空荡荡的。

但是只要他们幸福就好啊。

“对了放心,Bruce早就在你南瓜饼里加了抵消爱情魔药药效的魔药了。”来自一对双飞的爱情鸟。

B.

“好啊。”

“Bruce你刚才说什么?”Peter觉得这个世界可能出了什么问题,就像是黑魔法防御课老师向他温柔的微笑一样诡异。

“我说,好啊,我答应你,Peter。”Bruce坚定的看着他完全没有半点开玩笑的样子。

Peter像只大型犬一样,耷拉着的头突然抬了起来,甚至眼睛发光,但是这依然是爱情魔药的效果,一定还是的,“真的吗?所以你愿意,Bruce?”

Bruce只是不深不浅的看了他一眼,Peter知道这是同意。

但是这一切都是爱情魔药替他做的主。

他甚至没法说出自己的想法,他想说自己其实不是gay,但似乎他也不反感Bruce。

“可是……爱情魔药……”Peter有些手足无措的看着他,窘迫的摊着手,“虽然它会改变很多。”

Harry拍了拍他的肩,俯过身子再他耳边耳语,“Bruce人不错,之前我和他们Wayne家有过来往,这个方面没有问题的,别犹豫了spidy。”

Bruce似乎也在安静的等待着他的答案。

但是……但是……

如果可以的话Peter几乎可以说出十几万个“但是”。

但唯一他需要说“但是”的只有一件事。

就是告诉Bruce就算他们只有一面之缘,但是他愿意和他试试。

“Bruce,我觉得我们可以试试,不关乎爱情魔药,就算我们只有一面之缘也没有关系。”Peter觉得这句话大概是必然会出现在他脑子里的,他从来是不会编那种矫情的话的人。

Bruce似乎是笑了笑,然后主动的将Peter拉到自己怀里来,给了他一个结结实实的拥抱。甚至这个拥抱一点都不斯莱特林。

“嗨,Bruce,你没有被巨怪附体吧?你刚才那样咳一点都不斯莱特林。”Harry戏谑的双手抱在胸口,看着这对新的爱情鸟,决定把Bruce那个恶劣的小玩笑给揭露了。

他俯下身子用胳膊隔开Bruce与Peter,在Peter耳边用Bruce能听见的声音说:

“其实在你睡着时Bruce就给你喂过消除爱情魔药药效的药剂了,Peter boy。”

“还有一件事——”

“Peter,其实你们不是一面之缘,小时候你来我家时见过他,前几年的魔药课你也见过他,我们今年五年级,你都认识Bruce五年了。”

—FIN—

评论 ( 7 )
热度 ( 31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