具往兮

尘寰伴酒以自藉,风流具往兮。

© 具往兮
Powered by LOFTER

【虫蝙】罗密欧与朱丽叶(HP AU)


Summary:/偶然性与必然性/的前篇,在霍格沃兹若有若无得暧昧期。单纯记一个初遇,和一顿尴尬的午餐。
cp:Bruce/Peter,Bruce/Harry闺蜜向x

又是一年一度的开学季,就算你再特别,无论是普通人,变种人还是超级英雄,因为普通学校,泽维尔变种人学院还是复仇者学院,甚至霍格沃兹都是在九月一日这个日子开学。

很显然,就算你会魔法是个小巫师或者小女巫,你依然逃脱不了和麻瓜一样在九月一日奔赴学校的命运。

但是值得庆幸的是魔法学院总有些和别人家不同的开学仪式。

习以为常的校长讲话,这是每个学校的惯例。可以说无论是那种人都是从小听着不同学校的校长讲话长大的。
但是霍格沃兹的开学“大餐”在于每年给新生分院,里面也许会有纯血高年级生的弟弟妹妹们或者是一些名人(比如当初的救世主),于是这个环节变得格外的引人注目。

Harry在离开斯莱特林的地窖前理了理自己的衣服,确认自己又是Osborn家那只高贵优雅的小毒蛇。

他没有把兴奋表现在脸上,那只是巨怪和格兰芬多小狮子的行为,相当的傻气。

当然其实他边哼歌便走过去的动作也很傻气。

“Oh,you may think I'm pretty,
But don't judge on what you see,
I'll eat myself if you can find,
A smarter hat than me……”

当他走到长桌边时,其他的小蛇早就坐好在那里,而在Bruce旁边是个帮他留的位置。

“安静点,Harry。你不是第一天入学,别那么兴奋。”Bruce有些无奈。

“也许我是来晚了,Bruce?”他坐下来并试图给自己一杯南瓜汁安抚自己即将叫唤的胃。

“很高兴你能意识到这点,Harry,这已经是你第三年迟到了。”Bruce举起装着南瓜汁的杯子与Harry的杯子碰了碰。“已经有两个被分去拉文克劳和赫奇帕奇了,你该庆幸今年的重头戏在后面。”

“是吗?多谢了Bruce。”Harry望嘴里叉了一块肉粒,黑胡椒加上些迷迭香,学校的肉粒味道一向不错。Harry满意的咂咂嘴,即使这个动作很不斯莱特林,看的Bruce皱了皱眉。

Harry挑了挑眉毛,然后继续头也不抬的切他的鱼排,“说到重头戏……我记得今年West家的小子要来,最伟大的,也是速度最快的seeker,Barry Allen的侄子?Bruce你应该比我对他更熟吧。”

“Wally?他的确是个不错的魁地奇苗子,他很好的继承了他那个舅舅的速度。估计他会和他舅舅进一样的学院,毕竟他们家都是典型的格兰芬多。”Bruce嗺了一口南瓜汁,动作优雅的仿佛他在品酒,但事实上他还离饮酒年龄差很远。

“我记得还有一个……对,还记得Eduwardo Parker学长吗?去年毕的业吧,今年他的表弟要来,Peter Parker。听说他是那个娶了个麻瓜姑娘的Parker的儿子。”

"混血种?”

“是啊,Bruce,一个Parker家的小混血。”Harry漫不经心,甚至声音都有些不控制的放大了,“混血种”这个词,很明显引来周围其他小蛇的一片注目。

但是Harry旁若无人的继续向下说,“还记得前年毕业的Edowardo学长吗?他的母系就是Peter家的,他的阿尼马格斯就是Peter家一脉的蜘蛛……”

Bruce偏了偏头用发蜡梳上去的额发垂了一绺下来,阴影打在他脸上,看上去一幅思索的样子。

Harry却并没有就此停下,他吃掉了一颗肉粒,然后把叉子当做魔杖,在一堆新生里扫描着,试图找到他刚才告诉Bruce的那两只天赋过人的小鸡。

“啊,让我找找……对,是这两只。”被他以掌心向上的方式拿着的叉子,被他挑了两下,Bruce顺着叉尖那个方向看去。

那站着一个手足无措的男孩,手指捏着袖沿,茶色头发下的棕色眼睛不安而小心翼翼的打量四周,似乎还带着些惊奇。

这很正常。Bruce想,毕竟当初一直在麻瓜世界长大的救世主第一次来这儿也是这种眼神。

Peter旁边站着Wally,当Bruce看见他被巧克力酱抹花的脸时,皱了皱眉,毕竟他依然很嫌弃自己发小这种巨怪的行为。

似乎Wally拍了拍Peter的手,让他不要过于紧张。看起来他们俩已经成了朋友,Bruce突然想感谢梅林,终于又有个支开话唠Wally的人了(但当他知道Peter用他来支开Wally又是另外的一个故事了)。这是件可以舒心的事,让他忍不住多看了Peter几眼。

那个紧张的混血男孩并没有发现他,他太紧张了,以至于额头上都有层肉眼可见的细细的汗。

Harry靠近了Bruce眯了眯眼睛,和他一起看向同一个方向的那两只只小鸡,“看了今年不会无聊了对吧,Bruce。”语毕,他又笑了两声,Bruce敢打赌他又露出了他那种小毒蛇露出毒牙的笑容。

Bruce沉默的等待着Harry,然后在他收回他小毒蛇的笑后,淡漠的吐出一句。

“这次我姑且同意你吧。”

“Peter Ben Parker”分院帽终于用他古怪的声音喊出了Peter的名字,看着帽檐上的褶子一动一动的。

那男孩紧紧捏着自己的手,紧张的指节发白。他甚至无心去管挡住自己眼睛的头发,直直走上去,动作僵硬的坐下。

当帽子还没有完全盖在他头上时,帽子已经喊出了他的学院。

格兰芬多。

这是一定的,Bruce看着Peter刚才那副紧张的不知所措的样子还以为他会去赫奇帕奇,他那样子就像一只小獾。

Harry兴奋的打了个响指,那是他赌中了的标志,估计这次不止是一大笔金加隆,可能还有些Harry想了很久的小东西。

真的不会无聊了,Bruce现在格外的同意Harry的那句话。

因为,烦。

刚过了昨晚的分院仪式,今天中午一下课,Wally就以介绍他新的好朋友Peter的名义把Bruce和Harry拉住一起吃了顿午饭。

看起来似乎不同的学院,尤其斯莱特林和格兰芬多,丝毫不影响Wally对他们耳朵的荼毒与骚扰。

Peter拘谨的坐在Bruce对面,从十个手指头绞在一起变到拿着焦糖饼干,头低着专心的对付自己盘子里的东西。Bruce看着他的棕发里露出小小的发旋,服帖的小卷毛偶尔随着Peter的动作一晃一晃的。

“Peter?!Peter!?”Wally看起来终于结束了他对魔药课与魔咒课的抱怨,决定开始正式介绍一下这个已经快忘记其他人,沉浸在霍格沃兹伙食里的小狮子了。

小狮子抬起头来,一脸茫然,就是咖啡色的眼睛亮晶晶的,望着Bruce有些夹持不住。

“这是我的新朋友Peter!Peter,这是Harry他人超级好!和我隔壁的哥哥Bruce!”Wally一边说一边不忘咬一口甜甜圈。

“Bruce?!”小狮子的眼睛闪闪的转向了Bruce,显然他直接跳过了Harry,“那个超级厉害Wayne学长吗?在魁地奇中次次给斯莱特林化险为夷的学长吗?”Peter显得很激动,Bruce礼貌的为他的赞美回以一个微笑。

“我我我叫Peter,Peter Parker。很高兴见到你Bruce,我关注你很久了,你的每一场魁地奇我都看过。我身高173,不是太高,体重……”Wally即使捂住了这只小狮子的嘴,然后咧开嘴毫无诚意的替他道歉。Peter看起来是完全可能在Bruce面前把自己七大姑八大姨是谁,都能抖出来。

Peter意识到了自己刚才的失礼,有些沮丧的咬住下嘴唇,眉眼难过的皱成一团,俨然一副自责的样子。

Harry看着也跟着毫无怜悯笑了,当然带着典型的Osborn家式的嘲弄,他抬起手顺手勾过Bruce的脖子,在他耳边笑说,“看起来你的杀伤力不小啊,Bruce,这才是个刚刚进校的一年级生哟。”

Bruce用手拍掉自己肩上的手,回复到刚才那副正襟危坐的样子,向Peter回以一个会意色微笑,“Bruce Wayne,你好,Peter。”

Peter紧张的咬了下嘴皮,目光里还带着些怕自己搞砸的不自信。

“没关系的。”Bruce安抚性质的看着他。这只小狮子的确是很有趣,比蛇院那些脸上挂笑心眼多,还明里暗里算盘打的嗙嗙响的家伙好玩的多。

当然Harry是个意外,他打什么算盘全是写在脸上的,所谓Osborn家的敢做敢当。

他拍了拍自己的袍子边缘,站起身去拉Harry以便去结束这一顿混乱的午餐,“好了,时间差不多了,是时候回去了,下午再见,Wally,Peter。”

他向他们分别点头示意。

—END—

评论 ( 18 )
热度 ( 26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