具往兮

尘寰伴酒以自藉,风流具往兮。

© 具往兮
Powered by LOFTER

【Newtmasnewt无差】Unbelievable


Summary:每个人从15岁开始手腕上都会出现与自己灵魂伴侣见面后的第一句话,每个人都在寻找或等待着自己的另一半。但是Newt的手腕上有却两句话。
CP:Newt/Thomas无差
建议配合Unbelievable-Owl city一起食用。

1.

当阳光带来的热量使草尖的露珠全都晶莹时,林地将获得新生。这是一天中Newt最喜爱的时刻之一。清晨大概每天是最安静的时刻,笨重的墙缓缓的移开发出哄哄的摩擦声也带着点机械咔咔的响声。他随意的用手指顺了顺自己的头发——像稻草一样灿烂的金发,同样也像稻草一样乱。

Minho带着行者们早就进了迷宫,其余的男孩们也开始履行自己的工作,Newt呼了口气,眨眨眼睛,以便看清整片林地。他决定去问候问候前不久被送来的新男孩,Chuck。他大概是林地里最小的那个,Newt很担心他能否适应林地的生活。

“Chuckie?”

“你好啊Newt,有什么需要我的吗?”

“不,我就是过来看看你,这几天过的怎么样?”

“Frypan带我参观过了整个林地,我还不错。”Chuck的脸颊红红的,已经比他第一天时冒着冷汗,煞白的小脸看起来好很多了。

他们从树林边沿着一个弧线慢慢走到迷宫的一截高墙下。

早晨这样的散步是对他的脚有一定好处的,他经常在林地里这么走走,但是Newt心里很清楚他的腿是没法痊愈的。他微笑着慢慢的耐心听着。

Chuck抱着一堆要拿去给林地里其他男孩子们的东西,走在Newt旁边说着这几天发生在他身上的事,说到兴奋处他圆圆的小脸会充满惊喜的红晕。

他们最后停在正对着大屋的那面墙下。

“好啦,我还要去给他们送东西呢。谢谢你Newt,还没有人这样听我说完这么多呢!”Chuck的黑眼睛亮晶晶的,感激而艰难的把手从物什之下伸出来向Newt挥了挥,直直的向大屋跑去了。

Newt目送着小孩跑远,有Alby管理着所有的男孩,他还不需要担心什么。

“嗨,Lee,你知道Alby在哪儿吗,兄弟?”他向一个在耕种的红发的男孩询问。

“可能在地图室,和其他的行者一起研究地图。”

“谢了,好好干。”

Newt转向地图室的方向走去,横跨了小半个林地的距离,他在地图室里找到了Alby并告诉他自己要去林地里巡视了。

Alby看起来很忙,头也没抬的答应了一声,继续听着其他行者对于这周的迷宫地图变化的报告。Newt决定不再打搅他们,悄悄的退出了并带上了门。他从离地图室最近的大屋开始,礼貌的向他的朋友们问好,同时也去了解他们最近工作的情况。

一直走到树林,走到墓地中,那里面绝大多数是他认识的,也有几个他的朋友,还有最早的两三个他没见过的。最新的墓地是给那½个男孩Nick,他尝试从供给箱上来的隧道爬下去,却被一刀削成了两半这是个悲伤沉重同时也令人畏惧的地方,平时没有什么人来这到里。

这给了Newt一个暂时的小小的个人空间。他棕色的眼睛看起来有些恍惚,似乎是迷惑困住了他明亮的棕色眼睛。他捋起自己白色外衣的袖子,一圈一圈取下自己的手链,死死的盯着手腕。

在他的右手手腕,贴着静脉凸起蓝色血管的地方,浮着两行小字。那行字不是刻上去的,也不是写上去的,甚至也无法去除。

他有从经历过痛变期的边缘男孩们间听说过,那是他们记忆的一部分——每个人15岁时就会出现与自己灵魂伴侣相遇时对方的第一句话,而在那个人出现之前,你会发生许多奇怪的现象。他很早就意识到自己的不正常,他的手腕上拥有两句话。

但是在林地里,男孩们都忙着生存,没有人愿意在意这不明真假的句子,更没有人会愿意告诉别人自己的异样,就像保留自己心底最深处的秘密。Newt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手腕上会有两句话,也许对应着两个灵魂伴侣。但是他甚至记不起来自己是不是遇见了,错过了,拥有过那个所谓的灵魂伴侣。

Newt手腕上的那些黑色边缘甚至带着些蓝色的字母,汇聚在一起组成了两个词连带这两个句点符,两个句子。

—Alright.

—Thanks.

简单而平凡,却像是长了倒刺勾进Newt的皮肤,血管,深入骨髓,带起一阵阵刺痛,仿佛要句子篆刻在他的灵魂上。他用手按住那行字以及自己的静脉,从未有过的刺痛从皮肤的搔痒,一直传到神经末梢变为疼痛。似乎他每次将手压的紧些,那行字母就愈加刺痛难耐,他后颈神经的抽痛就愈加剧烈。

疼痛要将他逼出生理泪水,他已经感到自己的脸上滑下了一行温热。但是他却惊异使他泪下的不是疼痛,而是那疼痛末梢捎带上的孤独与黑暗。

他知道自己现在脸上大概很难看,眉毛皱结成一团,脸上还有怯懦的泪水一行,Newt在混乱里却意外感激这里是个没有其它人的地方,至少这样糟糕的他不会被任何人发现。

突如其来的疼痛使他有些慌乱,Newt的手指又顺着那第二行字母描摹了一遍,与众不同那个,他的嘴唇翁动着小声的念出那句话。

—Thanks.

当他低沉的声音缓缓念出那句话,他莫名的感到心安,就像是一计镇定剂,安抚他波动的情绪。Newt觉得自己的状态很奇怪,格外的情绪化,还有难以言状的缺失感,最近这几天他努力的在其他人面前掩饰着。

Newt觉得自己大概是疯了,他松动的记忆从潜意识里告诉他自己,他的灵魂伴侣将要出现了。

—Thanks.

太寻常不过的句子了,Newt觉得自己甚至在听到这句话时不会做出任何反应,就算对面是他的灵魂伴侣。

他觉得自己应该放弃,或者等待自己的灵魂伴侣逝去并带走他手上那排愚蠢的句子。

Newt闭上了眼睛,深吸了一口气,用手背抹去脸上的泪水,再一圈圈盘上自己的手链,他决定让短暂的黑暗淹没自己。

—TBC—

想……😢😢😢求评论

评论 ( 4 )
热度 ( 75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