具往兮

尘寰伴酒以自藉,风流具往兮。

© 具往兮
Powered by LOFTER

【Newtmas无差】Trick or Treat?

summary:
—Trick or treat?
—Neither,a kiss
cp:Newt/Thomas
Tips:高热代码时间线,小男孩们的故事
————————————————————————————
自打上次上次Newt悄悄溜出来找到Thomas与Teresa,并带着他们去和其他孩子们集合后,Thomas就更加向往与同龄人之间的交流与接触。

事实上那次之后Newt也有经常来找他,但是他觉得这远远满足不了自己的好奇心。

今天早上推开他房间门他的,依然是Peggy医生,她像往常一样带着微笑温和的来见他,也许她今天更高兴一些。

昨晚Thomas和Newt的冒险过度消耗了他的体力,今天早上他显得不太精神。Thomas努力使自己在Peggy医生面前看起来精神一点,但他无法抑制的打了个哈欠。

“看起来你昨晚睡的不错,Thomas。今天有很多需要大量消耗体力的活动。”

“好的,Peggy医生。”

“……醒醒Thomas,实际上我今天带来了一个好消息。”

Thomas的头不在小鸡啄米式的低着了,他的亮晶晶黑眼睛显示,他的灵魂似乎突然回来了。小孩子总是相当敏感的嗅到这种好消息的到来,就像狗和骨头一样。

“就是……我们今天将放宽给你们一天的与其他实验者的活动时间,以供你们互相交流与学习。”Peggy宽心的笑起来,看起来放松了许多。

Thomas感觉自己被突如其来的惊喜砸混的头脑。

WIKED以前从没有做过这样的含有大量不可控因素的举动,他和Teresa很早就交流过这些事了。

“那需要我们做什么吗?”Thomas克制不住的兴奋。

“一会儿将会有人带给你们今天需要的早餐与衣物。而现在我将负责给你讲解这个活动的流程。”

Thomas点点头,他尝试在脑海里连接上Teresa,对方并不在。于是他开始集中精力听Peggy医生的介绍。

“Thomas…知道今天在以前的世界是什么日子吗?”Peggy看起来有些开心又带着些缅怀。

“10月31日,该月最后一天,及下弦月最后一日。”

Peggy叹了口气。

Thomas觉得她大概是放弃指望他想起一些古早的记忆了。

“万圣节。一个百鬼夜行的节日,供人们来怀念他们的亲人与保持对超自然现象的敬畏。小孩子们会穿上鬼怪的扮演服,并挨家挨户敲门要糖果。”

“然后?”Thomas已经很久没有听见这些外面的事了。

“他们会说‘Trick or Treat?’这样的句子,让那些成人选择捣乱或者给糖果。这次的活动是基于这个习俗的。”Peggy揉了揉鬓角。

“你们需要换上那些扮演服,并可以在整个WIKED基地里活动,可以按话里的捣乱或要糖。最后幸存者中糖果数量最高的则有更多自由的机会。但那是下午的活动。”

Thomas点了点头,示意他知道这个奇怪的活动了。
接着Peggy像往常一样为他检查了身体,确保无异样后离开了。

早餐时时间果然有一套衣服与早餐一起送了进来。
灰色的毛茸茸的一团十分影响食欲。Thomas把衣服先放在了床上,在他解决掉早餐后,才开始研究那件奇怪的衣服。

那是套带爪子的衣服,像只狼一样,或者就是狼人——他在一些不被允许的书里读到过。Thomas试着穿上了这件对他来说过于陌生的节日礼服。

幸好相当合身,不至于过大或过小。

当Thomas整理好着装,接着他就收到了下一条指令,[到中央餐厅集合。]

——————————————————————————

餐厅对应每个人的位置上都放了一摞材料,那些是本次活动与这个古怪的活动的历史背景。他看见Newt的那头金发在人群中格外显眼,当然同样的还有他的妹妹。似乎他和Teresa的位置是预留的在第一排,那里同样还有B组的精英者。

他遥遥看了Newt一眼,Newt 正在和minho谈话,焦糖色的眼睛里有些白炽灯滞留的星点。也许是Newt的余光瞥到了他,他突然转头对上Thomas的眼睛。

但仅仅只是一瞬。

Thomas坐下来,翻阅着那些材料,他对万圣节这个很早以前的节日还带有一些印象,但在WICKED的生活中模糊了。

他们的上午就在材料的阅读、浏览与学习中结束。阅读式学习一向是耗时的,午休时间Peggy医生又向他重复了一遍游戏规则,并表明当午休时间结束他们就可以开始游戏。

Thomas早早收拾好自己,甚至没有午睡,本以为自己会是第一个跑出去讨要别人的糖果的,敲门声却让他意识到自己的缓慢来。

他打开门,门外却有两个人在等着他。

一个漂亮的金发吸血鬼,和一个东方的强壮的僵尸。

Minho冲他挑挑眉毛,并给了他胸口友谊的一拳,Newt冲他微笑,并给了他一个拥抱。

他很感激自己的朋友,“所以,Newt,Minho要结盟吗?你们现在也知道规则了。”

“当然,Tommy,为什么不呢?”

“我们现在就可以开始制定计划了。”Minho笑起来,眼睛眯成一条缝,接着他用手肘杵了一下Newt,“顺便一提,Newt可想你了,Tommy宝宝——”

三人终于在灰暗而丧失自由千篇一律的生活里笑的开怀。

“那么就一人一个区,按照WICKED原本的分区。最后在我们的夜晚基地会和。”

“没问题。”

“好啊。”

他们三个在第一个岔路口分开,当然这只是表象,Thomas拉住了Newt他兴奋的想要向他分享自己这些日子的经历,手臂张开兴奋了半天,才突然颓废的意识到他们好像这些日子都过的一样——每天充斥着实验与训练。

Newt看着自己对对面大型狗(或着狼??)一样的男孩,他噗呲一声笑了出来,揉揉Thomas的黑发,软软的和那些劣质服装的硬毛皮不同。

“好啦,Tommy,我们晚上再叙旧吧。”吸血鬼拍拍小狼的头,温柔的揉乱了他的头发。

然后Newt留给Thomas一个漂亮的背影,消失在墙角。

————————————————————————————

事实证明糖果不是那么好抢到的,不是Sonya和她的小姑娘们早就拿走了,就是Teresa和Aries骗走的,会组队的并不只有Thomas和他的男孩们。

Thomas第三次看着Chuck以他可爱的外貌从他面前骗走的糖果。

好吧,他看了看自己的空空的口袋,相当失落,看起来好像精英和那些普通的实验者们没什么不同。

他转出这片区域继续寻找,有的糖果藏在水管上,有的在门背后,当然他也需要从工作人员的手中要过来。那些糖果总放在一些奇奇怪怪的地方。虽然Thomas也找到了糖果,但仅仅铺满了口袋底。

所以当Thomas拎着瘪瘪的口袋去和其他男孩们集合时,他甚至感觉自己头上的假耳朵都耷拉了下来。

Thomas是最后一个到他们秘密基地的,有些无精打采开始和男孩们一起分享今天的成果。Newt的袋子是最满的(Sonya说有许多糖是小姑娘放进去的)几乎要溢出来,Minho的糖果也有半袋。

Thomas极不情愿的打开自己的袋子,挠挠自己的头,“嗯……你知道的……我就只有这么多。”

Minho毫无诚意的笑起来,“看起来精英也和我们一样——哈哈哈哈哈哈”

Newt也咧开嘴,轻轻的笑着,空气轻快而放松。笑声的渲染能力出乎意外的强,Thomas忍不住也跟着笑起来。

“好吧,好想WICKED也没有说我们拿糖来干嘛?也许统计完去比较完数量我们就可以把他们吃掉。”Minho显然窥视这些糖果很久了。

Thomas和Newt笑着阻止了他,想预先偷吃一颗的动作。

“还是别了Minho,毕竟我们只有这么多,不是吗?”Newt拍拍他的肩。

三个男孩嬉笑的提着他们或满或缺的袋子,向集合点走去。

————————————————————————————

不出意料的,他们并不是糖果最多的那组。Newt超级兴奋他的妹妹Sonya竟然是糖果最多的那个,在分开前他不停的向Minho和Thomas分享着他对于妹妹获奖的感言。

他们分食掉了全部的糖果,一直玩到很晚。惊奇的是WICKED并没有管束他们,仿佛那些工作人员都消失了。

“到了。”Minho站在他的房间门口,他的两位伙伴先后向他告别。

白色的门打开,然后关上,整个走廊就只剩下Newt和Thomas两个人。

两个男孩有几秒面面相觑的时间,然后Thomas先开口了,

“也许时候不早了,我们该回去了,Newt。”

“我送你。”

“不用的,Newt,我找的到回去的路。”

Newt坚持,“Tommy,我以为我们还可以在路上叙叙旧。”

当Thomas回过神来,他已经在Newt的陪伴下走到了自己的房间门口。

“好了,Newt,我到了。”Thomas不安的捏了捏自己爪子里全是线头与缝合纹路的内部,“晚安,Newt。”别这么晚还留在外面,你没有抗体。

“好的,Tommy,晚安。”Newt向小小的狼人保证他马上会走,就等Thomas进屋然后关上门。

“好吧,Newt,下次见?”Thomas不情愿的打开他的门,然后走进那个对他完全索然无味的房间。

关门。

Thomas趴到他的床上,脱下穿了一整天的戏服,换上一件体恤。然后他开始对着纯白的房间发呆,这些都是他早已看过一遍又一遍东西。自打经历了白天彩色的回忆,他突然很不习惯呆在这个死寂单调的世界里。

他给自己拿了一杯水,小口小口的喝着,一点一点回忆、整理着白日的回忆。

无论是灰色的狼人皮毛,Newt的金发,彩色的糖果……每一样都够慢慢在这单调的生活里回忆一整年。

“Knock,knock?”

一个男孩的声音打断了他的回忆,而这个声音的主人似乎才和他保证过他会马上回房间。

但是Thomas还是爬下了床,为男孩打开门。

金发的吸血鬼含笑倚在他的门框边,挑着眉毛问他,

“Trick or treat?”

Thomas看着Newt,他突然有想给自己兄弟一个拥抱的冲动,他在脑海里给自己否决掉了。这太过火了。

于是他的大脑支配他回答了一个似乎更过火的答案,

“Neither,a kiss.”

他抱住Newt,然后在那双焦糖色点眼睛下方留下了一个仓促而真挚的吻。Thomas敢打赌他看见Newt的笑了,那太明显了。

但Thomas发发誓他真的不是故意笑出声的。

Newt也跟着笑了起来。

知道两人都笑弯了腰,Thomas才率先站起来,“Good night,Newt.”

Newt看着他的眼睛站起来,点头,

“You too, Tommy.”

—END—

想,想要评论😿😿😿

评论 ( 1 )
热度 ( 64 )
  1. 韶华与爱具往兮 转载了此文字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