具往兮

尘寰伴酒以自藉,风流具往兮。

© 具往兮
Powered by LOFTER

【邱叶】When we were young

点文邱叶双向暗恋+养成?
@苍舒   @A.____狄
中世纪血族paro

“老师……”邱非坐起身来,清寒皛洁的月光从窗帘缝间显出。他扣好衬衫的扣子,换上一套暗红色配以金线勾边的长袍,长袍在月光下织若银丝。穿好衣服后,邱非径直走到长廊的尽头,像小时候那样。

邱非是叶修的学生,在邱非七岁时,接受了叶修的初拥,叶修的牙咬在小小少年的颈后,温柔而让人感到痛感的刺激。之后,叶修便把他带会了这座城堡,也带去了嘉世。

那时小小的一只少年,怯怯的跟在叶修身后,走过漫长的廊厅;而如今已只身撑起嘉世的少年,一步步如接受嘉世的那场会议上沉重的步伐,走向了尽头。

叶修告诉过他,在他妄图跑到底的时候,他用哑哑的烟嗓说:“小邱非,别去那里,那里……我不希望你过去。”说的严肃而谨慎。

而他也在被拉下嘉世王座时对他说过:“小邱非,你以前不是想去长廊的尽头吗?现在,去吧。”说的疲惫而无力。

他在他回来的时候也和邱非说过类似的话,这一次,邱非听从了。

漫长的空间,漫长的步伐,漫长的墙上挂满满墙的画,漫长的时间流过邱非的脚步声,还有邱非漫长的小心思与念头。

我喜欢老师。

我喜欢叶修。

我所喜欢的是我不该喜欢上的人,我所喜欢的是我喜欢不了的人,我所喜欢的是斗神或者是兴欣的王。

邱非的小心思被他藏的很深很深,毕竟是禁断的事。但走在孤身一人长廊上时,这些小心思却慢慢溢了出来。像是想到老师曾经一个人走向长廊深处的背影,又想像是老师眼底的疲惫与掩饰。

就这样一步一步,邱非走到了尽头。

尽头是一扇门。

推开它就能知道一切。

邱非轻轻推开门,门里是一套桌椅。

桌子上放着一本日记与笔墨。

邱非小心的拭过日记本——那是老师的。

他坐下来,一页一页的看着,多数都只有几句话。

直到最后一页。

HE

最后一页上,叶修写了满满一页。

满满一页写给邱非的情书。

邱非合上本子,嘴角微微勾起。

老师,嘉世不会倒。

我会驻守嘉世到最后。

请你一定等着我。


























































































































BE

眼泪一滴滴,晕染开许久以前墨水笔写过的字迹,停落在落款的日期上。

最后一页,是一页情书。

一页很早以前的情书,一页写给邱非的情书。

而落款日期却是邱非最不愿想起的那天的前一天。

那天,就在斗神叶修的心脏再被桃木钉与银子弹击穿时那样,深邃的眼睛望了望邱非在的方向,勾了勾嘴角,什么也没说。

如果没有意外,那天老师会向他表露心意。

如果没有意外,老师会笑着看着自己。

如果没有意外,老师会像平常一样和自己一起回到城堡。

如果……

没有如果。

空白而泛黄的纸页晕开邱非的心思,洒落在时间上,落墨在纸上,刻画出叶修那年张扬而骄傲的笑脸。

When we were young.

评论 ( 6 )
热度 ( 27 )
TOP